我叫弥空,是个法师,除妖的法师。我自有记忆起便已经跟着师父在修行了。我的师父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法师,在他才46岁时就成为了奥伊院的长老,这需要无比坚定的慈悲之心和强大的法力,师父是我一生的目标。可是这样的师父却曾在我的面前悲哀的自嘲,说他自己一定会堕入地狱,因为他害了一个无辜的小女孩。

    当时小小年纪的我并不这么想,在我看来师父口中的那个小女孩明明是很舒服的在睡觉,虽然她睡觉的地点有些怪,她睡在水面上。而且她睡的也太久了一点,从我还是一个孩童的时候到我长成少年,直至青年、中年,她还是一直在沉睡。睡吧睡吧,你这个懒惰的家伙!你...

他们一直在沿着同一条河流走,已经整整9年了。可是邪见渐渐察觉,他们恐怕是找不到那个孩子了。

他们一直在这条河流的周边走走停停,已经整整10年了。可是就连邪见也有些明白,他们是决不可能找到那个孩子了。

他们一直在流浪,以那条河为中心,已经整整30年了。邪见想那个在丢失前已经15、6岁的孩子,如今,如今该63岁了。它无法想象她现在的模样。它不知道它的主人是否想象的到。

他们一直在寻找,抓住最后的希望,可是整整100年过去了。邪见知道,他们永远无法再看到那个孩子了。它的主人和它终于还是没有能找回......

没有能找回那个会甜甜的笑,轻快的跑,婉转的唱的孩子。

他们的旅途开始变的寂静,它的...

永不改变

                     发上来断后路,有人看和回复就继续写,没人就算啦  (就是这么没谱                      ...

1 / 2

© 安和乐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