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

她听着遥远的彼方,那个青年笨拙的邀请。

跳支舞。

她要和他跳支舞,穿上自己最好看的衣服,伴着最棒的曲子,慢慢的,像是要天长地久的跳下去那样的跳支舞。

她哽咽了,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突然之间无线电上一片静默,他们失去了他的信号。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也已经失去了他?

她无措的坐在那里,不知道除了哭泣还能做些什么。

然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史塔克气喘吁吁的抱着台看不出是什么的机器跑进了只有她的通讯室,“接上!信号增强器!”他在剧烈的喘息间一边说着,一边迅速的把那台他仓促翻找出来的机器连上了总机。

原本已经静默的无线电上又开始出现“吡嗞……吡嗞……”的电流声。

他们惊喜的互望一眼,一起紧张的探出身体趴在话机上,好像只要靠的足够近就可以多一些联通的希望。

然后,他们一起听见了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语。

那话语微弱,暗哑,宛若风中即将熄灭的小小烛火,带着人心一起震颤摇曳,在绝望与希望之间摆动。

那话语发自那个坚韧不拔、英勇无畏的英雄斗士。他正直仁慈、他稳重可靠,你会发现你能从他那听到的永远是铿锵有力是真挚诚恳是温柔含蓄。他就像他手中的盾,你知道你能依靠他你能信任他你能跟随他。

他是旗帜,他是榜样,他就是美国精神。

所以,当那句小小声的可怜兮兮的语句,被两个万里之外挂心着他的朋友听到的时候,他们觉得无以复加的愧疚,这不是他们该听到的。


他说。


“help me……bucky……”


评论
热度(3)

© 安和乐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