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一直在沿着同一条河流走,已经整整9年了。可是邪见渐渐察觉,他们恐怕是找不到那个孩子了。

他们一直在这条河流的周边走走停停,已经整整10年了。可是就连邪见也有些明白,他们是决不可能找到那个孩子了。

他们一直在流浪,以那条河为中心,已经整整30年了。邪见想那个在丢失前已经15、6岁的孩子,如今,如今该63岁了。它无法想象她现在的模样。它不知道它的主人是否想象的到。

他们一直在寻找,抓住最后的希望,可是整整100年过去了。邪见知道,他们永远无法再看到那个孩子了。它的主人和它终于还是没有能找回......

没有能找回那个会甜甜的笑,轻快的跑,婉转的唱的孩子。

他们的旅途开始变的寂静,它的主人从来都不喜欢说话,而它也突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所以,他们沉默着,沉默着。

少了那个需要它留下看顾的孩子,它又能象过去一样,站在离战场很近的地方看着它的主人战斗。腥风血雨,它开始怀念那浓郁的花香,明亮的笑容。它知道它的主人也一定在怀念,因为他们现在依然会在大片的花海旁小歇,对于它的主人这种纯种而强悍的犬妖来说,那么一大片的鲜花,浓郁的香气一定很刺鼻吧。可是,他们还是看到花海便停下,杀生丸大人呐,您是不是还在等待一个捧着鲜花的孩子,笑着跳着向你跑来......

    不远处的战场上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邪见知道它的主人一定已经结束了战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它的主人那仅存的右手再也不曾抚上他父亲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天生牙的?即便天生牙已经锐变成了一把不输于铁碎牙的神兵利器?大概是那之后吧?想到那个时候发生的事让邪见悚然一惊赶忙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却又惊恐的发现,它的主人已经渐行渐远了。它磕磕绊绊的追了上去。

    “留下。”它的主人用清冷没有起伏的的声音对它命令道,并在听到它的回答前已经化做光点离去。邪见只能仰望着消失与天际的光点臆测着它主人的去向。

    没有线索。

    深深的叹了口气的邪见只得靠着双头龙坐下,突然发现脚边开着几朵野菊花,它便折了一朵,口中喃喃念着“三日便回”拔掉一片花瓣,“五日才回”再拔掉一片花瓣。拔到还剩两片时,邪见霍的跳起,不会错,决不会错的!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不正是它的主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弯下腰去救一个人类的森林附近吗?竟是这里......

         玲,玲,你这个臭丫头,邪见很悲伤啊......

         三天后,邪见等来了它的主人,望着身前这个强悍的大妖怪邪见知道它的主人一定是下了什么很重大的决定,它耐心的等待着它的主人即将吐出的惊人之言。

 


评论
热度(1)

© 安和乐利 | Powered by LOFTER